◈ 風華無雙之侯府大小姐第0章 開端在線免費閱讀

風華無雙之侯府大小姐第01章 開端其二在線免費閱讀

黑暗之中,一個身影靜靜的漂浮着。

我是死了嗎?沒有聲音,沒有光亮,李月連一根手指也不願意動。

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呢?

大約幾個小時前,打算提前回家給愛人一個驚喜的李月,打開家門,看到的卻是不堪入目的景象。

凌亂的玄關,到處丟滿衣物的客廳。

卧室里隱隱傳出曖昧的聲音,手中的行李箱無聲的放下。

她如同是一個幽魂一般,輕輕推開了卧室的門。

那對男女哪怕是熟睡也是緊緊的糾纏着,宛如交頸的鴛鴦一樣。

李月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的腦海里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的家門,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來到了街上。

回過神時,一個孩童的身影出現在眼前。不遠處是疾馳而來的汽車。

顧不得想孩子的家長去了哪裡,李月迅速的將孩子推開。

然後就看到了自己飛起得身軀,如同一片被風揚起的落葉。

啊原來,我可以飛得這麼高嗎?原來,一個人可以這樣的輕盈嗎?

眼神掃過地面,那個孩童被嚇的完全呆住了。甚至,都忘記了哭泣。

對不起啊!讓你看到了這樣的畫面,對不起,對你造成了這麼可怕的陰影。

歉疚的話,直到她落到了地面上,又再次被彈起,都沒能說出口。

鮮血從口中不斷的湧出,我怎麼就混成今天這樣了呢?

對了,今天晚上還約了芳菲一起吃飯的啊!

想到閨蜜會有的反應,李月的胸口就揪成了一團。

對不起啊!說過做一輩子的好朋友,一輩子的損友的,抱歉啊,我失言了,就為了那麼個男人。

眼淚緩緩的從眼眶滑落,往事的畫面如同走馬燈從眼前掠過。

對不起,爸爸媽媽,我真的很愛你們。

對不起,姐姐,我讓你失去了唯一的妹妹。

對不起,面對眼前是一群死黨閨蜜們的笑臉,除了抱歉,她再也說不出其他的了。

一個人死去,會帶來什麼後果嗎?不,不會,不過是死了一個人罷了。

可是,對於愛她的人而言,卻無異於將整個世界都變成的墳墓。

等她冷靜下來,周圍已經被黑暗吞沒。

這就是死亡嗎?

李月一生從未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認為死會是如此的平靜。

這時,耳邊傳來幽幽的哭聲。

那聲音彷彿要撕裂她的心臟一般,將她狠狠地拉扯。

那是她的親人的哭聲,那是她的好友們的哭聲。

其中,偏偏還有那個狼心狗肺之人的聲音。他那假惺惺的哭聲,簡直令人作嘔。

儘管,沒有人知道李月的死和那渣男有關,他自己也不可能會說出口。

但是,李月的親人們卻並不打算放過他。

直覺讓他們覺得自己家孩子的死亡絕非意外,那孩子一向冷靜,怎麼可能會在大馬路上走神?就算是見義勇為,也不會如此無防備的就被撞飛。

因此,除了肇事司機的追責,他們也沒有放棄對渣男的詢問。

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李芳菲的眼神犀利的盯着他。

周揚其實是知道李月為什麼會精神恍惚的,他起身去客廳倒水時看到了李月的行李箱,就知道她回來了。

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這下壞了,顧不得其他,趕緊套上衣服追出來,就看到了被人群圍着的車禍現場。

他一眼就認出了掉落的鞋子,因為那是他送給李月的禮物。

他挑選了很久,所以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他確實是出軌了,可是,他從未想過會失去李月。

他的悲傷其實也是發自內心的。

只是,李月那個閨蜜,她的眼神如同利刃一樣,幾乎穿透了他的內心,讓他在瞬間就不知所措。

因為怕露出破綻,他只能趕緊告辭。

親人們的悲傷,如同無形的手,纏繞着李月。

她真的很想回到家人的身邊,真的很想再一次對深愛自己的人展露笑顏。

然而,無力感也重重包裹住了她。

我已經死了啊!拜託你們,別再哭泣了,我好痛。

她的內心無聲的嘶喊着。

「你似乎並不想死。」

清晰的話語傳到了耳邊,李月意外的發現自己似乎恢復了些力氣。

她用盡全力的坐了起來,找尋着聲音的來源。

終於,她看到了。

那是一個小女孩,她的周身被微弱的光芒包裹着。

李月仔細的打量着她,那孩子衣服比剛被車撞了得李月更破,身上的傷也更多。

斑駁錯亂的傷口,讓那個孩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破碎的布娃娃一樣。

她坐在那裡,雙手抱膝。

那雙眼睛裏沒有一絲光亮,如同死去了靈魂的殭屍一樣,眼神里只有木然。

「你為什麼不想死?」

聽到這樣的話,李月的內心五味雜陳。

「我為什麼非得想死呢?」

那少女沒有再說話,只是直直的盯着她。

過了良久,李月覺得自己被盯的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她終於還是開口了,「如果,再給一次機會呢?你還願意活嗎?」

「當然,因為,我想回家。」

李月的回答沒有猶豫。

「可惜,這不可能。」那少女站起身來,「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沒有等李月回答,她又自顧自的說,「這裡其實不是人間,也不是地獄。這裡是只有被迫害致死的人才會來到的,人間和地獄的夾縫。因為是被迫害致死,陽壽其實未盡,所以,地府不收,人間又回不去,只能在這裡一直等到陽壽盡了,才會被牛頭馬面帶走。」

那少女來到李月的面前,看着她。

「既然你也來了這裡,那就說明你也不是好死的,而且陽壽也是未盡。」

聽到這樣的事,李月一時反應不過來。

既然陽壽未盡,人為什麼會死呢?

那少女沒有理會她的疑惑,依舊還是那句話。

「如果有機會,你還想活嗎?」

如果不能回家,那活或者不活,對李月就不存在區別了。

李月沉默的低下了頭。

可是,女孩這樣的年紀,竟然會被迫害而死。那一身的傷,也讓她十分動容,是誰會對如此幼小的孩子做出這樣的事呢?